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專題專欄 > 能見“津”彩一線采風專題
視力?;ぃ?img onClick="ChangeColor('#f8f5b0')" border="0" width="13" height="13" alt="" src="/images/804/color1.jpg" />
2019能見“津”彩雙欣采風之:青春正好,不負芳華 ——記公司雙欣總包項目“90”后生力軍
作者:溫暉 日期:2019-07-09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  

  時值四月,鶯飛草長,烏蘭布和沙漠暖煙無心出岫。
  放眼望去,大漠脊梁蜿蜒在風中搖曳,黃河冰雪消融更顯河水清冽,入夜的雙欣倒映在母親河中,更顯柔和親昵。
  在這看似靜謐的邊陲,中國能建天津電建的千騎鐵軍早已駐扎了數年,為建設雙欣揮灑汗水、爭分奪秒。

  

“一輩子也就這一次不顧一切,過去了,就不會再有了”
  ——“塵”金輝


  2016年7月,陳金輝大學畢業進入中國能建天津電建。入職培訓后,被公司從南京派往內蒙雙欣,乍然從塞上江南轉戰塞北戈壁,身體很快“提出抗議”,鼻炎、咽炎因為干涸的氣候日益嚴重,每天都會流鼻血,多說幾句話嗓子就刀割般疼痛。不巧的是工程正值高峰期,師傅也因公回津,人員管理、行政、網絡、黨建、宣傳……太多的工作要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扛起,鋪天蓋地的電話、接踵而來的問題,總是無從下手,他深感自己像一只螞蟻需要搬運走成噸的大象……

  “走吧!我還小,干不動這活!錢少事兒多離家遠,辭職算了!”陳金輝躺在床上輾轉反側,心里打起了退堂鼓。
  想到未來幾天必須完成的工作,陳金輝心里更是蒙上了一層陰影。“剛來就走,豈不是逃兵?有問題就跑,是不是懦弱?避重就輕,嫌貧愛富……這些貶義詞怎么都像嘲笑我似的?可是抽絲剝繭慢慢干,問題豈不積土成山了……”
  “真的走了,問題可就真成山咯,2000多人的現場沒人操持更得亂,別貢獻不多,反而給天津電建拖后腿……要不再熬一熬,明天入場300多人,先干200人入場記錄,員工錯峰入場,秩序自然能維持,哈哈,真聰明!就這么干!這么大規模的總包EPC工程也不多,一年頂兩年,積累的菜鳥經驗也是寶貴的財富啊,算了算了,辭職不劃算,不辭了……”心里踏實了,也終于睡了個好覺。
  問題就在那個平凡的深夜里迎刃而解,數周之后雙欣施工現場不再實行紙質版簽到,員工全部刷卡入場退場。入場人員是否符合作業資格,可以通過人臉識別來完成;入場較退場時間更為集中,可以把入場時識別時間延長,避免卡頓造成人員傷害;退場時間較散,可以酌情縮短機器反應時間;經過后期各個部門相關人員的集體努力,“人臉識別門禁系統”終于誕生了,不僅確保了施工的安全度,還科學分配了入/退場時間,后期數據直接生成,省去了大半人力成本,不僅提高了統計的精確度,更使后期人事統計分析的工作壓力明顯減輕。
  就這樣,一件件的難題慢慢解決了,而加班的時間也越來越長,有時一天甚至會工作十幾個小時,每每想起給父母打個電話時已是凌晨2點……
  “我爸媽其實沒責怪過我,也很少主動打給我。記得有一天接到了爸媽電話,是因為我過生日。那天晚上十一點多了,他們特意打電話祝我生日快樂,其實我自己都忙忘了,估計是等了一整天吧,人老了,本來睡得挺早的……”他撓撓頭,嘆了口氣,“說起來是挺愧疚的,為了我自己的夢想,不能在他們眼前敬孝,頂多就是發了工資給他們買點好吃的,他們又舍不得吃,一直放到過期。”
  但陳金輝認為,自己不應該因為這點事情就放棄,顯得很矯情,都不如現場女孩子。在現場,乃至天津電建,甚至這個行業,有太多的人比他的情況還要復雜,這些事情真的微不足道。既然處于綜合崗位,不管自身什么狀況,一定要做好“保障”的基本職能,在成長的路上要不斷地學習,與人溝通如何才能不顯得自己還是小孩、工作上怎么才能更快更準更高效、繁瑣的事情如何能梳理通順……成長,僅有一次,他必須在這里成長起來。
  他更喜歡享受過程,看著電廠從無到有,從混亂到有序,從黑夜到明珠,它像個娃娃一樣在眼皮子底下慢慢長大,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和自豪感!能來到雙欣,能像戰士一樣,與自己、與錚錚敲打聲、與天津電建鐵軍一起戰斗是榮幸!他也相信,這段經歷會在以后的人生中,永遠閃著光!”
  “能趁自己大好年華的時候放手一搏,離不開父母、領導的扶持,很感謝他們在我成長的路上給予的支持和幫助,我一輩子就年輕這么一次,就這么一次可以不顧一切,過去了,就不會再有了。“
  微塵有心,微塵有情,塵埃落定,真愛無聲。陳金輝僅僅是天津電建鐵軍的一粒“微塵”,當他的背影逐漸融入了建設隊伍中,仿佛能看到這千騎浩浩湯湯的沙粒形成了烏蘭布和沙漠,他的青春、他的壯美、他的柔情、他的鐵血錚錚都記錄在了大漠里,流淌在黃河里,凝練成了天津電建人的氣節和品質。
 

 “仿佛和那些不溫不火的日子相比,這些才是青春本身”

  ——“鏗鏘玫瑰”王軒&張琳


  2018年8月,新員工入職培訓第一天,95年的王軒和張琳在天津地鐵2號線空港經濟區站偶遇,實現了姐妹花的第一次“南北會師”,軍訓后一起調往雙欣項目,并安排住在了一個宿舍,從此開啟了姐妹花“一起抗過洪、一起軍過訓、一起搶過水、一起睡過炕”的老鐵生活。
  2018年9月初,雙欣現場五年來最大的暴雨將水利系統沖垮了,移動信號塔沖塌了,現場的重要通行路段也癱瘓了,無水無信號的原始生活困了大家整整7天。生活用水只能靠工業園區給養,每天拉水車會去拉兩罐黃河里夾雜著泥沙的水,以解燃眉之急。烏泱泱的人群提前半小時就排得滿滿的;兩個小姐妹除了工作、抗洪,還要輪流排隊打水,為不給因為抗洪已經疲憊不堪的同事增添負擔,20斤的水她們自己默默抬回宿舍……
  張琳說起那段時間,就不自覺開始頭癢癢,兩朵小花剛從象牙塔出來一個月,沒經歷過風霜雨雪,遇到這種極端情況心里很害怕,也覺得挺委屈的,“但是比我們辛苦的人真的太多了,同事又要上班又要抗洪,我們本身就力量微薄,更不愿意給大家添麻煩”。她們把水抬回宿舍后就蹲在旁邊等著,水澄清了就舀一點洗臉,辛辛苦苦搶回來那么一點水,澄清后所剩無幾,實在是舍不得洗頭,太浪費了……
  兩個小姑娘還未從這次經歷中舒緩過來,無獨有偶,2018年9月中旬,王軒突然得知母親乳腺癌。從確診癌癥到手術,僅僅用了三天時間。
  半年時間過去了,王軒回憶起那三天,仍然覺得心有余悸。她身在烏海,離家太遠了,飛機火車大巴的到家后,媽媽手術也做完了,爸爸也擔心他路上的安全問題,而且剛上班沒幾天就請假,表現實在是不好,就勸她乖乖在現場等消息。“那三天真的很煎熬,感覺自己被綁在火架上烤,皮膚在滋滋冒煙卻喊不出來,白天兩眼發直、頭皮發麻,像在冰窖里一樣,很冷;晚上躺著像溺水一樣,不敢睡,害怕。我就一個媽媽,就一個……“
  回憶起那漫長的三天,王軒潸然淚下,仍然充滿了愧疚,“我媽醒來和我說話的時候,我沒想哭,可眼淚像長了腿似的,嘩啦啦的往外面涌,怎么都停不下來,我靠著張琳,慢慢覺得陽光終于把我照得暖和過來了”。從那以后,她把爸媽的身份證號碼記得清清楚楚,更別提生日了;每次打電話都會和他們說愛你、親親之類的。
  “那些話別人聽著肉麻,但是我想和他們說一萬次“我愛你”,現場是很辛苦,可是這樣才能讓人懂得如何珍惜,之前的理所應當都變得彌之珍貴。這樣的體驗很難得,它像一顆顆珍珠一樣,柔和的閃著光,不刺眼也不冰涼,仿佛和那些不溫不火的日子相比,這些才是青春本身。”
  不是無情,是極致的深情;不是沖動,是無悔的選擇。90后被貼上了嬌生慣養,溫室花朵的標簽,但是誰都沒想到這兩朵嬌弱女子能在沙漠里如此怒放,如果說津電兒郎是鐵軍,那津電女兒就是鏗鏘玫瑰,任他雨打風吹,我自巋然不動!
  

“我的對手只有自己,要想爬得更高,只應該自己往上走”
  ——“牛”氣賈飛

  雙欣現場最小的大學生是1996年10月的,其中的賈飛本是個沉默寡言的小伙子,剛入場比較靦腆,有一次師傅讓他算圖紙,他不會又不好意思問,索性自己悶頭,一干就是兩天一夜!要不是別人發現他凌晨三點還在挑燈夜戰,都不知道已經算了那么久,也沒覺得自己會那么努力。
  “初中的時候,爸爸因為車禍離開了,從那以后我就知道,我必須像牛一樣,卯足勁去努力,我要盡快長大,才能讓媽媽過得好一點。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加班能到那么晚,我就是想搞明白,給自己爭口氣!”
  賈飛現在想起來自己第一次去找業主要產值還覺得挺不好意思的,他靦腆不愛說話,師傅為了錘煉他,直接讓他一個人去找業主,第一次去的時候,他上來就和業主就要錢,什么都不說,對方搞不明白自然不會理他。一次不行,師傅就讓他去第二次第三次,最后終于成功了。
  “您別看我特別健談,我真的是被逼的,我去業主那里要產值之前,就想法子把談話的邏輯想清楚、用的材料準備好,人家問我得知道說什么啊,再帶上一瓶可樂壯壯膽兒,就這么把業務和業主都理順了,現在業主簽字,點名就要我去才行,就信我,很有挑戰性,但也很有成就感,覺得自己有個立足之地了。
  努力,卻不是沒有方向,幾個新大學生一旦湊一起,就開始琢磨工作需要改進的地方,在工作中積極采用新的技術軟件,利用廣聯達軟件計算圖紙,更加精確省時,并不斷推動自己的師傅們采用這個新軟件,在實戰中探索他們更大的價值。
  “我們的企業今年55歲了,而我們平均年齡也就25歲,三十歲的差距肯定是需要時間來磨合的,但我們知道這都是成長必須的;企業給了我們很好的學習平臺,我們也在實踐中給企業注入新鮮的血液,推著他往前走,我希望它能活100歲!”
  百折不撓,百煉成鋼。在可以開花的年紀,他們選擇成為泥土,去滋養天津電建的每一片土地;與業主建立良好溝通,深夜挑燈夜讀,推進新文化的應用,扛起肩上的責任,他們兢兢業業、勤勤懇懇的精神,撐起了天津電建的未來。
  雙欣,2×350兆瓦低熱值煤發電工程EPC總承包項目,是京能集團首個EPC總承包工程,也是公司參與投資建設的首個工程,為公司進一步增強與京能集團的傳統友誼、深耕京能集團工程總承包市場搭建了一個開拓式的平臺。不論是如微塵般的金輝,還是有鏗鏘精神的姐妹花,亦或是如孺子牛般的賈飛,都在逐漸成長為一名合格的天津電建人,他們低入塵埃,但卻綻放出了最耀眼的光彩;他們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,鑄就了祖國的光明!
  內蒙古京能雙欣發電有限公司總經理康利生送給了天津電建六個字:“責任心和執行力”,他說天津電建人有才肯干,非常佩服,看到小輩的大學生都繼承了天津電建的傳統精神,互相鼓舞士氣,同甘共苦,為了一個目標,攜手并進,心中非常羨慕!希望以后能多多從天津電建人身上學到更多的東西,能有更多的機會與天津電建合作!希望大家團結合作、堅持拼博,勇闖百難,希望圓滿完成每一個節點工程;希望雙欣,雙百方針,欣欣向榮!

打印】 【古怪猴子大奖视频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